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工具 >  正文
数字藏品或是国漫新商机
发布日期:2022-05-13 11:5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21年年底,一幅以《铁臂阿童木》为名字与创作主题的数字藏品以5600万日元(折合人民币287万)的拍卖价,刷新了日系动漫数字藏品的最高价格纪录,也将“优质动漫IP+数字藏品”这一新的商机带入人们视野之中。

  诞生了众多优质形象的国产动漫,同样没有错过此次数字藏品的潮流。近日,腾讯动漫、若森数字、众策文化、两点十分、七创社等头部动画公司、动漫平台集中发布数字藏品计划。动画公司热衷于哪些数字藏品?他们会选择什么IP来吸引圈外人士?市场和平台如何看待受人瞩目的数字藏品?记者走访了多家动画制作公司以及数字藏品平台方。

  4月下旬,腾讯动漫对外发布了10年限定数字藏品,覆盖了《一人之下》《狐妖小红娘》《大王饶命》等知名国漫IP,4800份数字藏品上线当天就被抢购一空,一度引发了腾讯动漫APP服务器宕机。

  几乎是同一时间,若森数字、众策文化、两点十分、七创社等一批中国头部动画公司联合发布了《画江湖之不良人》《我是江小白》《观海策》《凹凸世界》等多项国漫IP数字藏品,从4月20日开始在数字藏品平台“瞬元数藏”分批进行售卖。每部国漫作品推出4款数字藏品,每款限量5000份。

  除了动画制作公司,支付宝、腾讯和B站等平台方早已布局数字藏品领域,并推动诸多国漫IP加入这一市场。有数据显示,数字藏品平台鲸探,一年的成交量近2亿元。

  数字藏品市场增长趋势明显,但让动漫厂商们下定决心进入这一市场的,还是普通用户对数字藏品的热衷程度。

  “目前国内的动画公司,变现是一个难题。”七创社相关业务负责人Nono说,无论是插画、虚拟手办,还是AR盲盒,都能给IP版权方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,这是动画公司愿意尝试数字藏品的重要原因。

  数字藏品对于国漫IP来说,只是一种增加营收的方式么?采访中,一些动画制作公司数字藏品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,数字藏品已经逐渐开始变成IP营销的重要工具。许多数字藏品的主要目标群体可能过去并不会看动画,而动画公司显然可以借此机会使得自家的动漫IP实现破圈。另外,数字藏品的强用户粘性,也能够帮助动画厂商构建并扩展属于自己的社群。

  作为当下中国动漫行业最具影响力的IP之一,腾讯动漫的《一人之下》从漫画、动漫、游戏、衍生产品,已经形成一整套IP全产业链开发模式。从最简单的食品和日用品的跨界合作,到把江西龙虎山打造成为首个动漫圣地,《一人之下》积累了充分的跨界合作经验,但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陈,《一人之下》用户圈层的扩展远远没有达到天花板的程度,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愿意尝试推出数字藏品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